天下事,無奇不有

乘短短的幾個站電車,郤給我看到了奇人奇技。

話說我坐上層的車頭的位置,身旁坐了一位中年女士。她突然往自己的手袋不停搜索,不知道是找甚麼。

不一會,她俏俏地用手把一件東西往耳朵中挖呀挖。

心想:不是吧,在電車中取耳。公德、衞生何在呢?而且,怎會有人連這樣的工具也隨身帶著。雖然不時會發現有人在車上剪指甲的,有聲有畫,十分討嚴;但取耳的,還是第一次…

見她忙碌地左耳、右耳的挖,好奇之下偷看了一眼她的工具。天啊!是一條大門的鎖匙。我真的沒想過鎖匙可以有這樣的功能,也沒有想過有人的耳朵能與鎖匙匹配如此。

接下來的時間,便是在下車前努力忍笑。

———————

以為自己所見已是一絕,怎知說給愛人聽時,郤被比了下去。

當天她坐地鐵,在車廂中有一昂藏七尺的大漢,在座位上做健體操。左搖右轉的,身旁沒有人敢入座。更甚的至,他可能是逛街累了,所以索性脫掉了鞋子,整個車廂的空間即時變得惡臭難當。

更厲害的是,當車到了北角轉車站,那人將一雙鞋子往車廂中間一拋,赤腳站起來看了看車廂頂的路線圖(可能是驚覺要下車吧!),拾起鞋子,赤腳走到車門,將鞋了拋出車廂外,然後才(當然還是赤腳)走出車廂。往後的,便是他穿回鞋子的一幕。

———————

哈哈!大城小事,留心一下,身邊不可思議的事真的不少。

(photo by Orin Optiglo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