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遊誠品有感

誠品在香港開業,港人以「朝聖」來形容往誠品行逛,人頭湧湧,蔚為奇觀。

終於我也找到點推動力去走一趟。

是星期日晚十時,人仍多。感覺像在逛展覽。來的人多,看書的人少。

舉目四看,琳琅滿目的書,但換來的倒是一點陌生的感覺。

不是地方佈置的關係,是侷促了點,但誠品還是誠品,那風格如一。不是書種的問題,三層樓的書城,總不能說是少吧。

在人群中慢步,漸漸感到從人群中抽離。我只是個旁觀的我。書沒有拿起一本,人臉沒有看到幾張。

突然驚覺這數年間已很少到書店,到了也沒留多久,書沒多看一眼。書展,更不用說了。

是我自己變了吧!

書是很多,但總感到值得看的愈來愈少。小說故事不多說,那不是我杯茶。但以往愛看的書目,也提不起興趣看了。

某人「堷養」兒女入尖子大學成功,就開書立說。某人得了重病絕症,回顧一生,出本書來教化世人。他們真的是明師嗎?作一個新命題,立一個似是而非的理論,又出書一本。不論是張三李四,總之有名有姓有點名堂的,都出書一本。可以二、三句話完的,寫上一、二百頁。沒文字功夫的,以插圖為主,文字,一頁不到二三十。

到底書架上一本一本厚厚的本子,有多少有價值的東西?如果書本是流傳知識的基石,那現在的基石肯定不穩。看滿目花樣百出的所謂書,真令人感慨。

文字是一把刀,能教化也能起禍端。現在著書立說的人,到底還有沒有這一份使命,這一點責任感?

至於我,還是輕鬆寫寫Blog好了。

 

2 Replies to “夜遊誠品有感”

  1. 唔好意思,雖然同呢篇文章無關,都留言係度,希望你注意到。

    之前睇你既文章,你曾經係英國學過DHE。所以想請問下,如果冇學過NLP,可否直接學DHE?因為比起NLP,我對DHE更有興趣。

    多謝你抽空睇完我條問題,希望你願意答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