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Gap Year一定Hea?

EFG One Year Anniversity
EFG One Year Anniversity

仁人學社(Education for Good)一歲生日,在香港會議及展覽中心的教育展中,辦了一個名為「人講仁話」的講座,邀請了不同年齡層的講者分享Gap Year(通常譯為「休學年」或「轉捩年」)的心得感受。

作為仁人學社一員的我,對Gap Year當然不算陌生。講者不同的生活及遊歷經驗,當然令人眼界大開,而在盛年時毅然放下工作及生活的決心,亦非人人皆可。

台上講者分享的都是過程與得著,重點是轉捩年怎麼過(How)及之後的得著(Insights and outcomes)。手法人人不同,有遊歷不同地方、有到國內義務教學、有放下學業,投身喜愛的工作。

聽著一個一個的故事,心中浮現了一個久未解答的問題:「 種種手法,所為何事?是要增廣見聞?是靜心沉思?到底Gap Year為的是甚麼?」

這是一個「Why」的問題。

有說Gap Year是尋找自我的時候,但既然不知要尋找的目標是甚麼,怎可算是尋找?不如說是在自己生命中漂流。總之,心中沒有一個令自己滿意的答案。

思緒令我與台上的講者離線(disconnect)了。亦是這一下離線,令我對Gap Year有了新的領悟。

Gap Year為的是連繫(Connect),與自己、與世界建立新的連繫。然後,從這連繫中重新為自己定位定方向。

遊歷可以從各方見聞中與世界建立新的連繫,進入不同的社交圈子、做義工可與人建立新的連繫,靜修沉思可與自己建立新的連繫。

重建你與自己與別人與世界的連繫,就是Gap Year最大的得益。

那麼,到底是否一定要投入Gap Year,那就真是見仁見智。借佛家語一用,Gap Year只是方便法門,慧根深的人平常生活中也有感悟;有些人Gap Year一生也可能悟不出甚麼來。

如果能時刻深思反思,修建與自己與外界的連繫,想必能與Gap Year異曲同工。
想著想著,已到了祝酒時間。

仁人學社,生日快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