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地看幼稚園

近日在TED.COM看到日本一家創新的幼稚園,講者Takaharu Tezuka是一位建築師。從建築的角度看,這家幼稚園當然特別,空間的布局與利用都與別不同,看上去絕對不像一家學校,因為他的主要元素是一個環狀的天台平台,平台下是一環沒有牆分隔的「課室」。

孩子每天就是自由地在平台跑、跳、玩樂,或圍坐看圓環中心廣場的表演節目,或在課室中學點東西,自由自主地上學。

但是,建築設計背後的理念,才教人深思。

孩子可以隨意跑、隨意跳、隨意攀爬(對!是攀爬),還可能會跌倒、會弄傷。對今日的很多家長來說,簡直是匪夷所思。但沒有跌過,那會懂得自己站起來?小時沒試過冒點險,長大了那有勇往直前、創新突破的可能?

現今香港的孩子大都在父母強大的保護盾之內,萬千寵愛在一身。五、六歲還在坐父母推著的小車,未冷先加衣,學校多點病童便不回校,從不打駡,老師大聲一點對待孩子也要投訴,甚至孩子間推撞幾下已要報警備案。

又怕孩子壓力大,所以把公開試「精簡」至一生人一次的DSE。請問,只經歷一次,那來面對挑戰壓力的能力。回顧過去,先不說小學,以往中三的評核、中五的會考,至中七的高級程度會考,一次一次的歷練,心智、能力的提升,又何止於學術。

於是,為了補足,又加入了面對壓力的課堂,人生規劃的活動。不過,沒有真經歷,那知真壓力來臨時的應對;沒有真經歷,那知規劃出來後如何堅持實踐或改道前行?

只在池邊聽課,一下水已是決定性的比賽,你認為孩子真的能應付嗎?

很多人說這一代的年輕人不濟,工作態度不及以往的幾代。想深一層,還不是這一代造就出來的。

父母們,換了你是老闆,你會聘用你的孩子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