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那些混飯吃的培訓師

今天工作後在某 Pacific Coffee 偷閒。

正當我在享受我的黑咖啡時,聽到了隣座兩位仁兄的對話,心中有點感觸。

甲:「有沒有看過XXX的書?我有,但未看完。他算是出名,有關 NLP 的技巧說了很多,應該可用。」

乙:「不知還有甚麼…」(乙君不像甲聲音洪亮,能令整家咖啡店清楚聽見。)

甲:「我還有XXX、YYY、ABC等的書,只要從中找點材料,選一些容易講的東西,便能拼湊出一個培訓。」

…… (下刪三十分鐘的對話)

無心偷聽,但兩位的討論太大聲,而小弟對話題又剛巧有點興趣。

大體上,他們的對話是要拼湊一些 NLP 的培訓,從不同的書中找材料,做一個培訓課程,找一些團體招徠學員,然後自然能做得好。

作為一個行家,從他們的討論得知,他們對 NLP 基本上是門外漢,更莫說作為導師了。尤有甚者,他們的說話行為,一點看不到能一點懂 NLP 的味道。在我自己所上的 NLP 課中,最深刻的感受是,好的導師本身便是活動的 NLP 示範單位。當然,Richard Bandler 是最佳的例子。

如果是學理上的課,例如一些管理理論或學說,如此的拼湊方式還可能混得過去;但是對於個人技巧上的,就請勿如此。試問你能看完一兩本有關網球的書,便能做網球教練嗎?

在香港,我見過的 NLP 導師不多,只有幾位。雖然其中也有些頗有名氣的,但給我的印象是:未能融會貫通,紙上談兵,不能身教。

回說那兩位仁兄,像很多出來混飯吃的培訓師一樣,看一點書,砌一份材料,便出台唱戲了。這種欠缺掌握,沒有體會的江湖郎中式的導師,請你們好好反省一下。

Photo credit: Ballistik Coffee Boy

One Reply to “給那些混飯吃的培訓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