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辭的聯想

toilets近日香港泛民主派有關以五區總辭來逼政府變相公投事件,令我頗有感想。

我的感想並非有關民主理念那一環,而是關於如何逼令一個官僚架構作出改變這一方面。

聯想一

推動改變,有所謂一次元改變(First Order Change)及二次元改變(Second Order Change)。好像很學術吧!道理其實後簡單。

一次元就是我們在系統中加強某一方面的力度,希望求得系統的改變。如果我們要求的是系統結構上的改動,那麼便會好像在一場足球賽進行中,要求更改賽例。結果,就是沒有結果。

而所謂二次元的改變,就是在系統原有的規範以外,對系統作出刺激,令系統有根本性的改變。一個行業出現革新的科技應用或偏離市場規律的挑戰者,像Apple的iPod對MP3播放器或iPhone對聰明手機(Smart Phone),以至歷史上的改朝換代,都是二次元改變的例子。

回到總辭,這到底是一次元還是二次元的改變力量?是否在比賽中改球例的例子?

聯想二

說到以總辭作出「要脅」,成效又會如何呢?

當我們要逼令一個官僚系統作出改變或讓步,所作出的威脅一定要是系統所不願出現或不能接受的。

Ackoff曾引用美國芝加哥一個黑人社區Woodland Organization的事例。當年市政府對社區作出了一系列的改善承諾,但一再拖延,幾經商討後都沒有兌現。一般的做法,當然是抗議示威等。但社區的領袖知道一般的做法不能逼使政府履行承諾。於是,他們想出了一個「不一般」的抗爭方法,就是計劃以群眾令O’Hare機場出現局部癱瘓。

不過,你別想錯,他們不是要進行大型的示威對抗。他們要做的,是令機場變成一個「不方便」的地方,以群眾「佔用」所有厠所設施。當航班的旅客下機時,很多都須要到廁所「方便一下」,如果機場的廁所全都「滿座」,那實在是天大的笑話,亦令政府無限的尷尬。由於用廁所是民權,政府又不能禁止群眾佔用廁所,這種要脅令政府進退失據。

結果,計劃「不慎」被政府知悉了,在正式進行之前,政府已開始兌現承諾。

結語

從系統的角度看,依從遊戲規則來奢望改變遊戲規則,是不切實際的想法。在商業市場上,通常都是不按既定法則的「壞孩子」令市場來個大變身。

另一方面,假如逼不得已要作出要脅的舉動時(我個人不太喜歡這種手法),便要想清楚所作的威脅是否是對手所不欲見的處境,會為此作出妥協?不然的話,要脅只是一種表態,不能引起任何改變。

photo credit: jemsweb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