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Dr Michael Hammer 致敬

從客戶口中得知業務流程創新(Business Process Reengineering 或簡稱 BPR)之父Dr Michael Hammer因腦出血(cranial bleeding)剛於月前過身了。

他於1990年在哈佛商業評論中的一篇《Reengineering Work: Don’t Automate, Obliterate(別自動化, 要徹底擦掉舊做法)》,針對了當時企業一大迷思:「認為將工作以(電腦)科技自動化便能提高競爭力」推翻。Hammer 主張企業反思整體的運作流程。其後,Hammer與James Champy合著的《Reengineering the Corporation》更一紙風行,全球熱賣。

正值90年代初經濟低潮,企業重組。得天時與地利,Reengineering 成為企業管理中重要品牌術語。

香港當然也不例外,很多企業機構都希望能快速地「重生」,Reengineering自然成為大家掛在嘴邊的口頭禪。

小弟也在當時往美國向Dr Hammer取經,回港後協助客戶推行流程創新。這些年來,也總算有點成績

(一件很可惜的事實:很多管理人不了解Reengineering是甚麼,只將改組裁員說成是Reengineering。可說是掛羊頭,賣狗肉。Reengineering重點在於對全局運作反思及重新設計,沒有了這些元素,就只是魚目混珠之作。)

回想95年時到美國波士頓,參加Dr Hammer有關推行流程創新及流程為本的企業架構(Process-Centered Organizations),給了我很多啟發。

  • 劈頭一個問題:各門科學都有定理(Laws,例如物理學有牛頓定理),請問管理學有何定理?沒有。沒有的話,如何能算是有系統的科學。我們又能否找出管理上的「定理」?
  • 企業的架構五花八門,但目的都是促成企業的業務運作。客戶所重視的,就是這些由不同部門單位人物所組成的業務流程的成果。我們又有沒有設計及管理好這些流程呢?

作為管理顧問,我不得不承認我當年沒有認真想過這些問題。

「對根本性的問題,作根本性的反思」是 Dr Hammer 給我最大的啟發。

亦因為這一點,Reengineering 的重點不在分析解構現況或應用科技,而是在反思及創新,挑戰固有的思維信念。

今天正值全球經濟步入困境,Reengineering 將會是令企業運作重現生機的一大法門。唯有反思與創新,才能帶領業務走出困局。

在此,向 Dr Hammer 致最後的敬意。

2 Replies to “向Dr Michael Hammer 致敬”

  1. reengineering 一字人人都掛在咀邊, 可惜沒有多少管理人真的可以 obliterate!!! 大家都驚自己個山頭被reengineer 左去, 所以甚麼 management theories都不管用, 最緊要係d 人!

  2. 人的確是一個大問題。
    所謂「十年樹本,百年樹人」,最高領導層有沒有好好地用人,是一門大學問。
    不過我相信山頭的出現也是老闆的責任。從系統管理的角度看,
    高層的工作是佈局(Shape the organization)
    中層的工作是串連及統籌(Manage the interactions and coordinations)
    前線的工作是實務運作(perform the technical work)
    假如佈局不當,出現山頭是在所難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