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企業以心為善

share and give前幾天參加了香港社會創業論壇舉辦的一個主題晚宴,講者是健康工房。會上更結識了很多從事或關心社會企業的人。

社企是一個有有趣的範疇:商業機構,但卻以改善特定社會問題或改變世界為目的:有的希望改善環境,有的從事公平交易,有的是旅遊相關,有的針對農村辦學。

其實,社企之所以近年在世界各地興起,是因為商業世界的發展已少了一份「良心」,尤其是美式管理以盈利掛帥,為求業績,少理是否對社會有利。雖則近年有所謂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企業社會責任),但很多都是粉飾門面,聊勝於無的「善事」-捐血、植樹、探長者等。

社企其實只是「良心企業」的一種形態,因為社會問題多,所以便立心要出一分力,以商業的手法,既改善社會,亦發展商機。

所以,個人覺得,社企的出現,是反映目前社會問題多,政府各界沒有好辦法之下,由民間的企業來作出改革的門路。正是老子所說:「六親不和有孝慈, 國家昏亂有忠臣」。

反之,CSR是企業做點善事的行為。當然,這也是好事,但發展下去,形式化的居多。

至此,想到了聊談志異的第一篇《考城隍》,其中點題的一句:「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社企做的,並非為了完成「社會責任」;而是從心出發,作應做的事。

希望能見到香港的社企及良心企業能發光發亮。

附:聊齋志異《考城隍》全文

予姊丈之祖,宋公諱燾,邑廩生。

一日,病臥,見吏人持牒,牽白顛馬來,云:「請赴試。」公言:「文宗未臨,何遽得考?」吏不言,但敦促之。公力疾乘馬從去。路甚生疏。至一城郭,如王者都。移時入府廨,宮室壯麗。上坐十餘官,都不知何人,惟關壯繆可識。檐下設几、凳各二,先有一秀才坐其末,公便與連肩。几上各有筆札。俄題紙飛下。視之,八字云:「一人二人,有心無心。」

二公文成,呈殿上。公文中有云:「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無心為惡,雖惡不罰。」諸神傳讚不已。召公上,諭曰:「河南缺一城隍,君稱其職。」公方悟,頓首泣曰:「辱膺寵命,何敢多辭?但老母七旬,奉養無人,請得終其天年,惟聽錄用。」上一帝王像者,即命稽母壽籍。有長鬚吏,捧冊翻閱一過,白:「有陽算九年。」共躊躇間,關帝曰:「不妨令張生攝篆九年,瓜代可也。」乃謂公:「應即赴任;今推仁孝之心,給假九年,及期當復相召。」又勉勵秀才數語。

二公稽首並下。秀才握手,送諸郊野,自言長山張某。以詩贈別,都忘其詞,中有「有花有酒春常在,無燭無燈夜自明」之句。公既騎,乃別而去,及抵里,豁若夢寤。時卒已三日。母聞棺中呻吟,扶出,半日始能語。問之長山,果有張生,於是日死矣。

後九年,母果卒。營葬既畢,浣濯入室沒。其岳家居城中西門內,忽見公鏤膺朱巾賁,輿馬甚眾,登其堂,一拜而行。相共驚疑,不知其為神。奔訊鄉中,則已歿矣。公有自記小傳,惜亂後無存,此其略耳。

photo credit: Pink Sherbet Photograph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