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字典說起

Cover page of my old dictionary
My Old Dictionary

時近新年,收捨了一下自己的「藏書」,好騰出一點空間給工作用的資料物資。

這次搬出來的,包括厚厚一中一英的兩本字典。原來,這兩本字典在書架上已荒置了近十年。看來,它們的歷史任務已經完成了。

這十數年的科技發展,的確令我們的生活改變了很多。

從使用Palm Pilot的PDA開始(那該是九十年代中的事情),生活電子化便是一個躍進;到智能電話的普及,很多以往的工作事項都電子化及不離身。以往以紙筆或腦袋完成的,開始以科技作工具:

  1. 先是電話薄(現在叫通訊錄)
  2. 接著是日程表/日曆
  3. 記事本
  4. 工作清單

繼續閱讀 “從字典說起"

回顧……二十多年前從MBA的得著

Image by scottjacksonx

這陣子忙於為即將開始講授的課程備課。

因為是中文大學的課程,所以很自然地令我想起了二十多年前上MBA的點滴。想著想著,想到了一個問題:從MBA所學到的,到現還受用的有多少?

原來這個問題不難答,但卻有點意料之外。

答案不是甚麼管理理論、案例,又或是某教授的連篇偉論。反之,卻原來是一位當年感到不甚「有料」的教授平凡的兩句話。 繼續閱讀 “回顧……二十多年前從MBA的得著"

夜遊誠品有感

Image by Zitona

誠品在香港開業,港人以「朝聖」來形容往誠品行逛,人頭湧湧,蔚為奇觀。

終於我也找到點推動力去走一趟。

是星期日晚十時,人仍多。感覺像在逛展覽。來的人多,看書的人少。

舉目四看,琳琅滿目的書,但換來的倒是一點陌生的感覺。

不是地方佈置的關係,是侷促了點,但誠品還是誠品,那風格如一。不是書種的問題,三層樓的書城,總不能說是少吧。

在人群中慢步,漸漸感到從人群中抽離。我只是個旁觀的我。書沒有拿起一本,人臉沒有看到幾張。

突然驚覺這數年間已很少到書店,到了也沒留多久,書沒多看一眼。書展,更不用說了。

是我自己變了吧!

書是很多,但總感到值得看的愈來愈少。小說故事不多說,那不是我杯茶。但以往愛看的書目,也提不起興趣看了。

某人「堷養」兒女入尖子大學成功,就開書立說。某人得了重病絕症,回顧一生,出本書來教化世人。他們真的是明師嗎?作一個新命題,立一個似是而非的理論,又出書一本。不論是張三李四,總之有名有姓有點名堂的,都出書一本。可以二、三句話完的,寫上一、二百頁。沒文字功夫的,以插圖為主,文字,一頁不到二三十。

到底書架上一本一本厚厚的本子,有多少有價值的東西?如果書本是流傳知識的基石,那現在的基石肯定不穩。看滿目花樣百出的所謂書,真令人感慨。

文字是一把刀,能教化也能起禍端。現在著書立說的人,到底還有沒有這一份使命,這一點責任感?

至於我,還是輕鬆寫寫Blog好了。

 

放下手機,直接對話

Photo by Liz Henry

不論甚麼時候,走進餐廳咖啡座普遍看到的,是一群一群一個一個拿著(智能)手機把玩的人。縱是同坐一桌,短訊、電郵、FB、遊戲等等,各自各精彩。明明是一班朋友約好吃飯,郤各有各把玩手機。

近日美國有位舞者Gadzhi Kharkharov發起了個遊戲,希望大家能回到人與人直接的社交對話,重拾聚會的樂趣。

遊戲規則大致如下:

  • 當友人到齊或點菜後開始,至聚會結束(結賬)作為完結
  • 各人把手機拿出來,反轉(顯示屏向下)放在桌上
  • 誰最先把電話反過來便是輸家,要請客付款結賬
  • 如果至結賬時,都沒有人把電話反過來,則分賬吃飯,各付各的一份

大家不妨試試,看你能不能脫離手機的心魔。

 

小插曲

Photo by Ben Grey

昨天主持的工作坊,發生了件小插曲。

話說在某大酒店,一間偌大的宴會廳中,客戶的幾十位管理人,正聚精會神聆聽其一位高層管理人簡報分享。

突然,投影機關了,影像沒了。擴音系統停了,咪高峰用不到。原來電路出了問題。

酒店的員工立刻跑到我面前,保證幾分鐘內會回復正常。於是,我便公告大家,並用這點時間來作一點簡單的答問。

真的,幾分鐘後,天花上的投影機再次亮起,擴音器也正常工作了。

管理人繼續簡報,大家再次聚精會神。

可惜,不到三分鐘,問題再次發生。

心想:Murphy’s Law又來了。

繼續閱讀 “小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