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心中的那口井

翻開今期的台灣《商業周刊》,對總編輯郭奕伶的一篇《尋找心中的那口井》很有共嗚。文中她提到:

新浪網創人蔣顯斌,卸下科技金童光環,決意轉冷門紀錄片就是一例。當時,他負責兩岸的手機網絡業務,每週五天都在搭飛機,「但完全沒有創意的熱情,只剩工作的責任義務,」能量枯竭。一天,老友對他說:「我家住在羅東公園旁,公園內有一個大湖,你知道湖水哪裡來嗎?」

繼續閱讀 “尋找心中的那口井"

ebook推介:What Matters Now

新派市場學顧問 Seth Godin 最近出了一本新的電子書,書中包括80位名人的一篇短文,或是一頁,或是一圖,也頗值一看。

這些人士包括企業的CEO、管理顧問、大學教授、非牟利機構人士等。

這本書完全免費,大家不妨下載來看一下。

按此下載

悼念 Russell Ackoff

系統思維大師 Russell Ackoff 於10月29日,因髖關節置換術後的併發症病逝,享年90歲。

世上又少了一位真正具有宏觀視野,思路清晰,有抱負,致力導人走出思想困局的大師。並非一般只為沽名釣譽,推銷自己的「管理大師」。

相信此 Blog 的常客都知記我對 Ackoff 教授敬愛有嘉、推崇備至,他的教導對我影響尤其深遠。(以往文章

有些朋友把他比喻為管理界的愛因斯坦,因為他突破了現今管理人的思維規範,著大家以宏觀及多角度來解決問題。

他的手法通常是讓不同範疇的局中及局外人共同設計方案,不從分析元件出發,而是從大局著手。好比設計一座大樓,先做的是考慮大樓的建設目的及與環境的融合,而不會是在開始時就考慮廁所的安排,你說對嗎?

值得再提一下的是,Ackoff 早年是創立運籌學(Operations Research)的先驅,但他看到了分析性思考的局限,突破出來而推廣系統思維(Systems Thinking)。他的開宗立派,並非因為要推銷自己(請當今的各「管理大師」反省一下),而是因為感到分析思維並不完全(也可說是不究竟),所以才毅然再立門戶。

一個能不留戀自己已往的成功,推陳出新,超越自我的人,實在值得敬重。

而且,Ackoff 亦再三強調他並非甚麼大師(guru)而只是一位老師,因為「管理大師只會調教出忠實不移的信徒;而好的老師則會培養出會抱懷疑的態度,愛發問及懂得追尋答案的學生;(Good teachers produce skeptics who ask their own questions and find their own answers; management gurus produce only unquestioned disciples.)」

自從二十多年前偶然拾起他的一部《Management in Small Doses》開始,我便成了他的忠實「學生」。當然,並非所有 Ackoff 的見解我都同意,但他的想法思路,卻往往能刺激我的思維及觀點。從 Ackoff 身上,我的確感到穫益良多。

多年來他亦致力推動教育改革,近年的一本 《Turning Learning Right Side Up》更勾劃了他對理想教育的看法。假如你希望對教育有所反思,不妨找一本來參考一下。

希望 Ackoff 的教導及影響及延續下去,讓更多人能得益,並應用及造福世界。

身心安頓的力量

剛從台灣的《商業周刊》網站中看到聖嚴法師的文章,適合大家一看。

現代生活可能也真太倚重物質,人的抗逆能力也低了。

希望大家都有點得著。

連結:《商業周刊》身心安頓的力量

目送的感動

早兩天在書店拾起了龍應台的《目送》,給封條上的文字吸引了:

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訴你:不必追。

這兩天斷斷續續地看完了。

很久沒有看散文類的書,上一回看《給親愛的安德烈》(也是龍應台著的),內容也還是比較「硬」一點。這回看目送,是感動-感應與心動。

人生,每當步入不同的階段,心境總有所變化。

年少時,為賦新詞強說愁,讀那些傷痕文學-《人啊!人》、《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有感,但似是對時代的嘆息多一點。

年長一點,實際了,讀的都是工作、思維類的書。增值嘛!看多了,大多還不是管理人學術界顧問公司的推銷之作。內容愈看愈不實在,論點愈想愈不究竟,近年少看了。

如今,拾起了《目送》,是人在中年、男人四十,上有老父、下有孩子的時候。對作者所寫,感應甚深,在心中起了大大的迴響。看著父母老去離去的,生命消逝的感覺;為人父母看著子女長大,開始愈來愈獨立,與你的心愈來愈分離的感受。一篇一字,都使我心頭大動。未至不安,但也難說平靜;並不沉重,但也難說輕鬆。

那是在兩種角色中交錯生活的感受,是歷練帶來的負擔。在字裡行間,感受很多。

想起老媽病危時還特意做我愛吃的小菜,那份媽媽才有的關顧與牽掛。想起在她離去前的日子牽著她的手上樓梯的一幕,她的眼神,像對我說,她久違了三十多年的兒子又回到了她身邊。

老父的記憶力也開始往下走…

十三歲的孩子偶然拾起了《目送》,看了點題的一篇,疑惑地看著我道:「看不懂!」

「待你長大了,你便會懂。」

早前對愛人說,孩子到了少年期,心便開始離你很遠。他的心再次回到你身邊時,會在他四十歲以後。這便是父母的宿命。

所以,三十五歲以上的人看劉德華的「童夢奇緣」會感觸。

前陣子看了一首詞: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
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如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人生之旅,不同階段,還不是無數的目送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