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uslee.com

… rewire, rethink, re-everything

By

迷幻數字學

剛看到一篇有關香港社會企業的文章,香港現有超過450家社企,平均每一百萬人口有63家。相比亞洲區內新加坡(33家)及韓國(19家)都要高,只要增至700餘家,便能追上英國(119家)的水平。

看罷,只能說一句「So what?」

就如一個地方有80%人有大學學歷,是否就比只有50%人有大學學歷優勝?一個人的藏書過千,是否就有智慧見地?一家公司在社交網站有過萬個「Like」,是不就生意興隆?

記得有位朋友說過:「凡事你要怎樣量度都可以,問題在於量出來的有沒有意義。買豬肉可以要50厘米(cm),但有意思嗎?」

對於這類過度簡化的量化思為,實在不敢苟同。

要看重一個數字,其背後一定有其邏輯或原因,數字必須能反映出一些重要的現象、因素或效果。如果單單因為容易量度,那只會誤人誤事。

社會企業,成立必有其社會使命及目的,亦應有其所希望達到的社會效益(social outcomes)。一個地方社會企業的比例多寡,頂多只能反映有多少有心人及政府的支援政策是否能促進大家參與社企的行業;但與成效/效益的關係,我還是想不通。

個人比較關心的是:

  • 到底有多少社企能真正做到自負盈虧?(是「真正」,不是在各方優惠及接濟下收支平衡。)
  • 現有的社企能帶來多少社會效益?(當然,社會效益的計算方法也是一個大課題!)如果沒有了社會企業,有何影響?(即社會自然的趨向之外,那些是真正因社企而來的效益?)

當然,如果要的是自我安慰的話,能比新加坡及韓國人均數量高也是很好的一服安眠藥。

(註:文中所說英國CIC,應為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而非Community Internet Company。)

Please like & share:

By

做生意,要過得自己過得人

squeeze cost大多數企業都很著重採購及供應商的管理。

為了控制成本,很多企業都矯枉過正,不斷要求供應商割價,結果可能得不償失。

例如,要求供應商每年把成本降低5%,是近年很流行的一種手法。

這種方法的好處,是令自己公司的成本得到保障,利潤空間增加了,就算市場出現價格的下調壓力時,也有空間可守。其實,是以壓搾供應商的空間來換取自己的利潤空間。

Read More

Please like & share:

By

現實?誰的現實?

couple dinner一對小夫妻的小故事。

新婚不久,妻子開始在家打理日常家務,每天做飯,讓在外辛勞工作的丈夫可以吃到美味的住家飯。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她發現飯菜的份量不夠,丈夫每天把飯菜吃得乾淨。於是,妻子為了要令丈夫得到最好的,便將飯菜的份量加多了。丈夫還是吃得一乾二淨。於是,妻子更清楚,自己以往對份量的評估是錯的,要再加多一點才是。

Read More

Please like & share:

By

新年願望?對設定目標(Goal Setting)的反思

goal_setting剛踏入2010年,新的一年,又是(西方)傳統要定下年度目標的時候。

我一直覺得定目標這玩意兒很有趣。

先看看小孩子吧。

小小年紀,喜歡乘升降機上上落落,便嚷著將來要做「揸Lift(升降機控制員)」;愛坐巴士,便說長大了要成為巴士司機;愛踢足球,便說要成為足球小將;看見電視上的大俠飛簷走壁,便又喊要學功夫做大俠。

Read More

Please like & share:

By

總辭的聯想

toilets近日香港泛民主派有關以五區總辭來逼政府變相公投事件,令我頗有感想。

我的感想並非有關民主理念那一環,而是關於如何逼令一個官僚架構作出改變這一方面。

聯想一

推動改變,有所謂一次元改變(First Order Change)及二次元改變(Second Order Change)。好像很學術吧!道理其實後簡單。

Read More

Please like & share: